.
<var id="7hf5h"><video id="7hf5h"><thead id="7hf5h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7hf5h"><strike id="7hf5h"><listing id="7hf5h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7hf5h"></var>
<cite id="7hf5h"></cite>
<cite id="7hf5h"><strike id="7hf5h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7hf5h"><strike id="7hf5h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7hf5h"><strike id="7hf5h"><listing id="7hf5h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7hf5h"></var><var id="7hf5h"><strike id="7hf5h"><listing id="7hf5h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7hf5h"><strike id="7hf5h"><listing id="7hf5h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menuitem id="7hf5h"></menuitem>

广州优必胜科技有限公司 UBS 国际音响(中国)事业部

一个心里有火的厦门老佛系,跑山里办了场旅行音乐会

2018-05-10|来自: UBS国际





陈逸新觉得自己老了。按现在年轻人的时髦句式——他越来越佛系了。
尤其是陈逸新理了个青皮大光头,戴着眼镜,看起来更佛系。

感觉分分钟都可以坐下来,跟你讲禅论道。如果再挂串佛珠,他真的可以阿弥陀佛。




但陈逸新心里还是烧着一团火。这团火,让他久久不肯轻易老去。

这跟年龄或身体没什么关系,是来自骨子里的东西。

就像他一边说着“玩不动了”,一边却兴致勃勃地张罗,要跑去山里办一场旅行音乐节。





陈逸新曾经是个摇滚青年,这身份,其实显得很古老,甚至有点点土。

以至于陈逸新不得不自嘲——我是听「国产土摇」长大的。
什么是土???崔健、窦唯、何勇、张楚、唐朝、黑豹、超载、许巍、郑钧、痛仰、谢天笑、鲍家街43号、地下婴儿……

每一个名字,都是一段中国摇滚历史。





陈逸新从小在铁路公园附近长大。2002年,他考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,从厦门海岛赶去北京首都。

这一年,发生了几件事情——
在主教练米卢的带领下,中国队首次杀进世界杯,三场小组赛被灌9个球;张艺谋拍了第一部大片《英雄》,引发激烈的价值观争论;《无间道》横扫香港金像奖,很多人不知道,这将是港片的最后一枪……

在北京,陈逸新这个海岛青年,第一次知道——Live House是用来看演出的,小酒馆里有很多乐队在唱歌。





跟在厦门听磁带或打口碟不一样,摇滚必须去现场。

在北京的那几年,陈逸新赶上了各种演出。
他见过最早的迷笛音乐节,舌头在台上说出那句著名的话——摇滚乐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们自己。
他见过还没成名的痛仰,还没解散的冷血动物,还没单飞的木马谢强,还没穿那么紧绷皮裤的鲍家街汪峰……
他还学会了跳水,POGO,转圈,开飞机,搭火车,金属礼。

也知道了摇滚的真正意义,是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地呼吸每一口空气。





陈逸新大概是这个时候彻底爱上摇滚现场的,包括很多年后的现在,他都没法接受,一个演出现场,是不自由的。

就像他在北京无名高地,看窦唯的演出。

那时候窦唯已经成仙,在台上吟着大家听不懂的调子,底下观众寥寥无几。窦唯自由自在,畅快淋漓。

他也看过谢天笑的复出,人山人海,老谢既在水里也在陆地,冷血动物的最好时期。




陈逸新甚至见过,在海淀公园,迷笛音乐节。台上台下,欢腾奔放。

突然音乐戛然而止,一位老太太愤怒地站在舞台,手里举着拔掉的电线插头。旁边一位北京大爷,居然提着菜刀冲上来,威胁演出必须马上停止。

没有比这——更摇滚更魔幻更暴躁更现实主义的现场了,This is China。



毕业后,陈逸新回到厦门海岛。

这里没什么演出可看,偶尔来个港台艺人,大家在体育场里各就各位,哪怕气氛再热烈,都不是陈逸新喜欢的样子,“不够野?!?/span>
没有哪个摇滚现场,是坐着的,而且还是大腹便便的领导坐前面。
所以陈逸新这些年四处跑,去香港,去台湾,去日本,去欧洲,去美国,去看各种演出,去见各路老炮。

有时候POGO玩太野,被撞得晕头转向,停下来醒醒脑,继续接着撞。





然后,陈逸新遇到阿雷,曾厝垵梦旅人的创始人。

那是2007年,陈逸新在南华路租下一栋别墅,开起朗地咖啡。
有一天,阿雷背着大包小包出现,包里塞满海报。在没有微信微博的年代,梦旅人的演出,除了发豆瓣,剩下的就跟城管斗智斗勇,沿街张贴海报。

两个人认识之后,朗地咖啡的海报墙,几乎被阿雷一个人承包了。





陈逸新也频繁跑去曾厝垵,但大部分时间,他找阿雷喝茶聊天,不看演出。

因为陈逸新不喜欢民谣,总觉得太过软绵绵,完全没劲。只有遇到一些摇滚乐队,他才愿意捧场。

期间也遇到过北京那样的经历,演到一半,被村民关掉电闸,或门外警笛突然响起。





这样过了几年,陈逸新在铁路公园开起自己的卢卡青年旅舍,也组建了家庭,日子变得忙碌起来。

他过上养生生活,晚上九十点入睡,早上六七点起床。偶尔带着青旅客人闲逛厦门,讲些神神叨叨的野段子。
有时坐在卢卡的院子里,他会叫上房客,弹琴唱歌,喝酒聊天。

慢慢的,他也没那么排斥民谣了,虽然心里还是觉得,这种音乐有那么一点点娘炮。





陈逸新在梦旅人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。

整个曾厝垵,已经进入旅游高速发展的时代,还被冠上“中国最文艺小渔村”招牌。
阿雷的梦旅人,东赶西跑,从渔村这头赶到渔村那头,日渐沉寂。
去年春节,陈逸新在梦旅人喝了最后一杯茶。这时候的梦旅人,已经被曾厝垵的商业大军逼到死角。
没过多久,这家曾经带动渔村文艺氛围的民宿,彻彻底底告别了曾厝垵。
陈逸新一直想为梦旅人做点什么,至少应该有一场体面的告别演出,好好说声再见。
丧家犬都有乡愁,何况是那些曾经在身体里点燃过一团火的人们。

两个月前,陈逸新的卢卡,在龙岩的圆潭村山里,做了一家大自然工坊,他突发奇想,“为什么不在这里办个小型的现场音乐节?”

圆潭村,距离龙岩城镇不到10分钟车程,又正好藏于山谷,天大地大,不怕扰民。





于是就有了这场——大概是福建史上准备时间最短的山野音乐节,从筹备到演出,只有两个多星期。

场地是现成的山谷,舞台是屋前延伸的前廊,与观众只差两个台阶。
没有舞美,陈逸新自己从村里捡了几块旧门板,写上音乐节的名字,就算大功告成了。

设备是梦旅人自己的,租一辆大卡车,从厦门拉过来。





音乐节主题叫“JAM Seesion”,即兴演唱,音乐旅行。演出嘉宾有搞爷的咣乐队、樊麟、黄艺辉……

所有乐队没有既定曲目,全凭心意,想唱什么唱什么。
陈逸新鼓励观众自带乐器,听开心了,随时自己上台。村里有村民会拉二胡,也请来一起演奏,“谢天笑能在摇滚里加古筝,我们也拉个二胡试试?!?/span>
一切随心随性,大家肆意放纵。

这可能就是摇滚该有的样子,去山里,去现场,去一醉方休,去天南地北,去跟梦旅人说声你好。










版权所有属:广州优必胜科技有限公司 GUANGZHOU-UBS-TECHNOLGY CO,LTD. 地址:广州市白云区巴江路13号雅量商务大厦十楼 电话:020-86391888
彩票大厅